<listing id="davmq"></listing>
  • <label id="davmq"></label>
      <listing id="davmq"></listing>
  • 朱佳寅:篳路藍縷以啟山林 幾度桃李香自南開——從南開大學圖書館館藏楊生茂先生手改稿說起


    在南開大學圖書館古籍特藏部,珍藏著一份當年由楊生茂先生親自捐獻的一組手稿。這組手稿的面貌和手稿的背景,為我們展現了南開人對學術孜孜以求的嚴謹學風,也彰顯了南開老一輩學人的人格風范。當年楊生茂先生在南開創立、建設的學科和研究方向,如今不僅在南開,而且在中國、在世界取得了很大的成果。今天我們睹物思人,以期引起學人關注那個時代的人文思想和知識工程,啟迪智慧,薪傳后代。

    南開大學圖書館所藏由楊生茂先生在1993年捐贈的這組手稿由九份文件組成,確切地說,是由九份翻譯稿件組成,文稿的翻譯時間應該是在1980年左右。翻譯者有在學的楊生茂先生的碩士研究生,有外地縣城對美國史感興趣的中學老師,也有其他院校的學生;校對者是楊生茂先生本人。翻譯的內容很集中,全部都是關于美國著名歷史學家弗雷德里克·杰克遜·特納的邊疆學說,以及美國史學家對特納及其學說的評價。

     


                     (深藍色字跡為楊生茂先生親筆所寫的說明。)

     


             (楊生茂先生的學生王瑋教授在南開就讀博士時的翻譯手稿)


    翻譯稿件所用紙張顯然是因陋就簡,有用廢的油印資料的反面、有用中學備課紙,最高級的用的是普通稿紙,但質量低劣,薄得透明。有的譯件是用藍靛紙復寫的。80年代初,學校的師生沒見過電腦,也沒有復印機設備可用,包括楊先生在內,只能手工抄寫。

     


                       (有的翻譯稿件使用藍靛紙進行復寫)

     

    1980年,學生的英語水平普遍相對較低,但翻譯者字跡工整、認認真真,反映出在改革開放初期,年輕學子對于跟著老師學本領那種如饑似渴的學習態度和學習狀態,以及對學習機會的珍惜程度。校對者錙銖必較、一絲不茍,不僅修改,還講為什么這樣修改,反映出楊先生寬厚溫潤的謙謙君子之度。對于翻譯外國文字,楊先生曾把自己的幾點體會反復向學生講過,比如強調語義學,要注意作者在什么情況下、給什么人、為什么這么寫;比如要求信、達、雅,等等。翻譯本是再加工過程,仁者見仁,但首先是做到內容基本正確。為尊重譯者,楊先生并沒有用紅筆,而是用鉛筆。但是每一篇譯文都被楊先生修改得“體無完膚”,幾乎沒有一行文字沒被修改過,有的整個段落幾乎是重新翻譯。王瑋教授,作為楊先生的“開山大弟子”,也是翻譯手稿的主要筆者,在評價先生時寫道:“教授我如何以‘信達雅’為標準進行英文翻譯,并且為我布置了作業:將特納的四篇論文譯成中文。這份作業無論是數量還是難度,對我來說都是難以勝任的。好歹如期完成了作業,惴惴不安地交給了先生,心想先生肯定沒有時間和精力批閱,我可能會僥幸過關。誰知,過了幾天,先生將作業發還給我,只見上面先生用鉛筆密密麻麻地左批右改,連錯別字、遺漏字、甚至標點符號都進行了校正。更多的是句子結構、語序、用詞,先生認為不妥的,也都一一作出了修改或更換。那一字一句、一筆一劃,無不滲透了先生的心血。先生那一絲不茍、認真嚴謹的治學態度,極大地震撼了我,并且影響著我的學術生涯?!保?/span>王瑋.我國世界史學界的不老松:楊生茂先生及其學術思想[J].高校理論戰線,2006(01):31-42.

     

                           (王瑋教授的翻譯手稿。)

     

    楊先生為提攜年輕學者付出很多心血,提供各方面的幫助,被學術界稱為“鋪路架橋者”、“領航人”、“溫潤如玉的長者”、……。對此,王瑋教授又是這樣描述的:“先生不僅僅學識豐厚,而且以他那崇高的人格魅力感染著我們這些莘莘學子。首先是做事治學嚴謹認真,第二是待人寬厚;第三是淡泊名利,不計較個人名利得失,為了事業和工作殫精竭慮;第四是生活簡樸,一無所求;第五是關心提掖后學,甘為人梯。第六是愛國情操始終如一。這些方面都是我們難以逾越的優秀品質。先生培養的學生大多都活躍在教學和科研戰線,發揮著學術骨干的作用。并且,先生指導的弟子保持著團結一心的好傳統,從不為爭奪個人私利而勾心斗角。這是先生言傳身教的結果,先生生前一直為之感到自豪和寬慰?!保?/span>王瑋.我國世界史學界的不老松:楊生茂先生及其學術思想[J].高校理論戰線,2006(01):31-42.

    楊先生為人、為學和為師的公心,是和他的經歷密切相關。

    楊生茂先生(字暢如,1917-2010)是南開大學文學院在抗日戰爭結束后第一個從美國留學回來任教的教師,也是中國大陸1949年前歸國的屈指可數的學習美國史專業的留學生之一。1949年他被公推為第一任歷史系(代理)系主任,在南開歷史系建立了新史學教學體系。他還是教育部指定的、在南開大學1964年成立的美國史研究基地的創始人。楊生茂先生一生主持或與其他學者共同操持的集體學術活動不勝枚舉,其中絕大多數在中國都是首創,曾承擔、參與了中國世界史尤其是美國史學科的籌建、建立與建設。(1951年合創辦《歷史教學》雜志;1962年主持編撰中國第一部大學《世界近代史》教科書;1978年參與建立“中國美國史研究會”;合主編《美國通史》,這部寫作歷時25年的六卷本巨著,等等。)

    任東來教授曾這樣評價楊先生在美國史學史中做出的貢獻:“楊生茂從不怨天尤人,而是憑借自己的刻苦和智慧,在美國史學史的研究中做出了‘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艱苦努力,取得了一流的學術成果。不論是以中國學者研究中國史學史的成果來衡量,還是與美國學者研究美國史學史的成就相對照,楊生茂的工作都毫不遜色?!保ㄈ螙|來.一個了不起的鋪路架橋者——楊生茂教授與中國美國史學科建設[J].史學月刊,2005(08):99-106.

    1949年之前,中國根本沒有“世界史”之說,只有“西洋史”之稱,更沒有“美國史”的教學與研究。1958年楊生茂先生在南開開設“美國史”課程,1978年開始招收美國史方向的碩士研究生,1985年在中國第一個招收美國史方向的博士研究生。楊先生在他的美國史研究中選擇了兩個主攻方向,一個是美國外交史,另一個就是美國史學史。

    他認為,研究美國史必須先從美國史學史著手。對此他解釋說,“美國史學史也許是一個不大時髦的問題”,但“研究美國史學史的意旨是指點評估美國史學之江山,觀其得失”。

    他說,“研究外國史學史不是為研究而研究,而是為了外為中用,吸收其有價值的東西,包括方法論,提高和宏大中國史學。落腳點還在于積極參與和提高世界文化。不然,沒有研究美國史學的必要了,美國人自己研究就可以了,何勞中國學者去照本宣科甚而鸚鵡學舌呢;而中國學者又何必研究美國史學史呢?!保?/span>以上觀點均見于楊令俠,朱佳寅編:《中國世界史學界的拓荒者——楊生茂先生百年誕辰紀念文集》,天津:南開大學出版社,2017年版.

    通過研究美國史學史,他認識到,“歷史認識是具有相對性的。承認相對性,才能承認歷史解釋在一定程度上是因時而異,因社會發展而不斷完善。承認相對性,才能尊重客觀,珍重材料,重視條件,并能從發展角度辯證地審視歷史問題?!?/span>

    楊生茂先生在1980年前后組織學生翻譯的這組美國史學家特納的相關文章,是他引領中國的美國史研究邁出的一小步。以史家名家為經,撰寫美國史學史,是楊先生多年的研究計劃。(楊生茂.試論威廉?阿勃曼?威廉斯的美國外交史學(上).世界歷史,1980,(1):34-41;楊生茂.試論威廉?阿勃曼?威廉斯的美國外交史學(下).世界歷史,1980,(2) 41-49;楊生茂.試論弗雷德里克?杰克遜?特納及其學派(上).南開大學學報,1982,2;楊生茂.試論弗雷德里克?杰克遜?特納及其學派(下).南開大學學報,1982,3;楊生茂.論喬治?班克羅夫特史學——兼釋“鑒別吸收”和“學以致用”.歷史研究,1999,(2):11.)楊生茂先生組織翻譯的這組美國史學史的文章,很快在北京商務印書館出版了,書名是《美國歷史學家特納及其學派》(1983)。(該書在南開大學圖書館中心館、逸夫館,歷史學院、日本研究院、周恩來政府管理學院資料室均有收藏。)李劍鳴教授對此書給予了高度評價:“他對特納的理論及其學派的弱點和缺欠作出了深入的分析。他的這種研究方法,對史學史的研究具有很大的啟示價值?!保ɡ顒Q.楊生茂教授與中國的美國史研究[J].世界歷史,1993(03):96-102.

     


              (楊生茂先生保存的待修本,其扉頁上寫滿了相關資料的來源。)

     

    晨曦教授在談論楊生茂先生的學術造詣中講道:“在二十年后的今天,該文在史學界仍然保持著權威地位,例如在西方史學史方面影響頗為廣泛的《西方史學史》2005年最新版一書中,在介紹的關于邊疆學派一節中所唯一引用的資料仍然是楊先生的這本著作?!?(晨曦.淺論楊生茂教授的學術造詣[J].新西部(下半月),2008(02):147.

    《美國歷史學家特納及其學派》一書的權威地位,是經得起歷史的考驗的。在中國知網數據庫中,該書的總被引用次數為162次,從1986年第一次被引,到2018年被引用了5篇次。不論是從時間上還是從輻射范圍來看,楊先生在該研究領域產生的知名度和學術影響力均非他人所能及。(20194月檢索)

    199354日,楊先生將這組翻譯手稿捐給南開大學圖書館,并附言一幀:

    此系《美國歷史學家特納及其學派》(1983年商務印書館)一書的初譯稿審閱存底。因系初譯稿,字跡雜蕪,且用鉛筆審校,日久字跡更不清晰,但燈下鏖戰,嘔心瀝血之辛苦,均躍于紙上。故持贈南開大學圖書館文庫保存,期寄雪泥鴻爪之意。

                                   澹泊惜陰齋主

    楊生茂 

    199354

     

     

    54日是青年節,又恰是楊生茂先生去世的日子(2010年)。他傳遞出去的是一份信息,是歷史的接力棒。

    楊先生教澤廣布。在他一生的學術生涯和教育生涯中,直接或間接從他那里得到教誨、受到教益的人難以數記。目前,在中國屈指可數的世界史學界的****中,有四位出自楊門,有一位是楊門再傳弟子。當今,對大學的學風問題的社會關注超過了歷史上的任何一個時期。在這個情況下,我們翻閱楊生茂先生批改過的譯稿,更感到這是南開大學一筆寶貴的精神財富、教育財富和學術財富。

     

                                            (轉自:南開大學圖書館公眾號)



    pc加拿大28